阅读新闻

今日票房:大盘239亿来电狂响36亿地球最后的夜晚275亿

发布日期:2019-05-13 21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今日票房:大盘2.39亿,#来电狂响#3.6亿,#地球最后的夜晚#2.75亿

  2019年01月1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:00点约(278234场),较今日减少(51085)场。

  来电狂响(87309场),海王(49236场),蜘蛛侠:平行宇宙(33929场),云南虫谷(28374场),地球最后的夜晚(25356场),印度暴徒(17062场),断片之险途夺宝(13059场),叶问外传:张天志(8971场),龙猫(5083场),阿里巴巴三根金发(1855场)。

  上海(11147场),北京(8809场),重庆(7951场),深圳(9180场),广州(6855场),杭州(6433场),苏州(5421场),武汉(5154场),成都(6836场),南京(4321场)。

  国家电影局12月31日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.76亿元,同比增长9.06%,对于中国电影市场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数字。但刚刚过去的2018对影院行业却是非常不友好的一年。

  据拓普电影智库数据显示,在2018年前10个月里,确认倒闭或停业整改的影院已接近300家。另据“毒眸”发布的《2018中国院线、影投发展报告》中提到,2018年全国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已从2015年最高时的17.37%下降至12.49%;场均人次从2015年的23.18下落15.99;影院单银幕产出也从138.72万跌至94.96万。受此影响,几大影投公司出现了负增长。

  电影总票房提升,影投公司票房(利润)下滑的背后是近几年影院建设粗放扩张,供大于求所带来的行业危机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,中国影院总数与银幕总数先后突破了1万家和6万块,影院和银幕增长速度远超票房增速。随着人口红利的封顶,蛋糕没变大多少,分蛋糕的人却急速增加,影院利润自然摊薄。

  而在此背景下,电影局年底之前又给影院行业送来一个“大礼包”:到2020年,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万块以上的银幕。

  可在影院增长已经踩刹车的情况下,目前面临的困局如何打破?未来影院将迎来怎样的格局?又如何才能在“洗牌大战”中屹立不倒?近日,【中国电影票房】与华人文化院线,UME影城副总经理周济进行了一场对话。

  据“毒眸”报道,在2018年1万家影院中,超过60%的影院年票房不足500万,放眼全国,这两年能够盈利的影院仅十分一。

  除了票房增速跟不上影院数量增长数,在成本端,人员、房租物业费、能源消耗、设备更新维护等费用的不断上涨,也让影院举步维艰。

  周济告诉记者:“仅保险公积金大概就是工资支出的20-25%,一个影城年200万工资支出的同时还要支付50万保险公积金。”

  此外,房租物业费更是让“电影院每年都在给商场挣房租。”之前有北京某影投负责人对媒体透露,现在影院租金比重占20%以上已经十分常见,有的甚至高达50%。一年的租金算下来,即使做到两三千万的票房都不能盈利。

  周济感叹道:“跑马圈地的时代正在结束,精耕细作的新时代正在到来。再不转变思路,影投公司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。”

  营收乏力,成本高企,入不敷出的影院出路在何方?UME的经营思路或许能够给到业内一些参考。

  早在内地影院尚未风靡之时,UME国际影城首家门店(北京华星店)便于2002年7月在北京开业,2002年9月,第二家UME影院现身上海新天地。

  不过与万达、大地等公司加速对影院数量扩张不同的是,UME的扩张速度并不是很快,但单店质量好,整体利润高。

  根据猫眼数据显示,在2017年、2018年影院年票房榜单前10中,UME电影集团有3家影城上榜(双井店、华星店、安贞店),其中UME国际影城(双井店)2017年的年票房达到6558.1万,108万观影人次,名列全国前三。

  一直以来,UME影院都坚持着“极致的电影体验”品牌理念,素有“五星级”的称号。如UME华星店最早推出“电影头等舱”的VIP贵宾厅新理念,华星店早在2006年就斥资1500万引进IMAX放映设备,成为北京首家IMAX商业影厅。2011年UME取得票房和人次全国第一的成绩,2012年UME影城以3028万被搜狐网评为中国影院单店产值最高的影院。

  事实上,即使当下的影院行业显得异常寒冷。UME在2018年的累计票房和观影人次相较2017年均大幅上涨。

  周济向我们分享了一组数据:截止2018年12月31日,UME电影集团在全国25个城市投资运营了52家影城,拥有625块银幕,累计票房8.71亿元,观影人次接近2200万,位列影投公司第十二名。

  在国家电影局12月13日发布的“意见”中,除了以现金资助刺激银幕增长之外,最大的看点还有对院线行业的调整:必须具备控股影院数量不少于50家或者银幕数量不少于300块,控股影院上一年合集票房收入不低于5亿元等条件。

  此外,规定中提到“实施电影院线年检制度,完善电影院线奖惩机制和退出机制。”同时“鼓励电影院线公司依法依规并购重组。”

  也就是说,院线牌照将全线放开,一些相对比较弱小的院线公司很可能被吞并。违法违规问题将被严格问责,目前一些院线比较松散的管理体制将受到挑战。

  “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推动院线整合并购及退出机制的推进,这个政策无疑是给现在低迷不振的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。”

  周济分析到,未来中尾部的院线公司和前几年高速扩张的公司会面临巨大考验,未来放映设备陈旧、地段不佳、业绩亏损的影院将被大规模淘汰或者被并购。

  “目前院线公司的垄断优势还未完全成型,但这正是头部院线公司通过兼并扩大自身规模,抢占市场的好时机,也是行业的一次打乱重组和自我净化。”

  而随着国家电影局放开了院线牌照,我们也不妨畅想,2017年被文娱航母华人文化揽入怀中的UME,将由影投公司开始迈向下一个新时代。

  影院市场竞争愈发激烈,运营成本大幅增加,依靠传统的放映业务已经很难维持经营,各大影院也都在寻求业绩的突破口。

  周济告诉记者,放缓扩张速度,影院质量、服务再度升级,谋求经营多元化是UME影院的发展思路。

  在影院投资建设中,当下明显已经过了疯狂投资追求数量的阶段,将从数量为主到数量与质量并重的转变,不管是规模、理念、设备、装修都会向更高层发展。

  一方面,减少票房依赖,通过加强合作,共同谋划完善影城的信息资源,将影院平台化、渠道多元化,探索非影院传统业务的有机结合。

  另一方面,影院可以推出日益多元化、差异化的功能诉求,更可在这些场所结合电影开展相应活动,增强影院的社交属性,增加观众的影院滞留时间,开奖结果香港马会资料大全一。提升观众的影院观影体验度与忠诚度。

  事实上,在影院多元化经营方面,UME一直走在行业前端。如首创电影衍生品市场;率先推出手模墙和明星墙;设立主题电影书吧、咖啡厅、卖品部等等。

  而作为影城,UME也不仅仅是一个看电影的场所,更成为观众对电影文化的交流中心。如UME影城频繁的明星到客率、独家典藏明星手印长廊、定期开展IMAX、中国巨幕、4DX等特殊影厅影迷座谈会,这些都极大提升了观众对影城的好感度和忠诚度。

  此外,被华人文化收购之后,UME也将全面深入到布局转换成全方位的联动式盈利,继续提升自身的竞争能力。

  2009年,50亿基金规模的华人文化成为了第一个“在国家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”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基金。

  近几年来华人文化通过一系列的布局,包括与美国“梦工厂”合作建立“东方梦工厂”,与美国华纳兄弟合资成立了旗舰影业,与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共同投资了bilibili弹幕视频网站等等。

  而与UME“联姻”之后,华人文化正式补齐了电影产业当中的最后一环,已完成从上游制作到中游宣发、网络票务再到下游影院的产业布局,而和影视上下游关联的银幕技术、艺人经纪、硬件产业、音乐、综艺等也多有涉略,其已为整个文娱板块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2018年7月,华人文化在完成A轮融资近100亿元后,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黎瑞刚先生对当下的娱乐文化产业所面对的形势曾表示:“伴随技术颠覆驱动着内容消费形态的不断演进,全球的媒体与娱乐行业正在发生着新一轮的调整和变革。华人文化始终秉承对品质内容和创新技术的信仰,在内容与平台、线上与线下、境内与境外推进战略布局和运营,在获得新老股东的鼎力支持下,将继续朝着战略愿景勉力迈进。”

  并入华人文化大版图之后,我们有理由相信,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寒冬,UME或许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